络,深爱着チョロ松,请多指教

无题瞎码

#某黑手党的自戏群宣
"一分钟,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手掌拖起腮帮半咪眼眸望向一旁的人"说出来就放你离开,不然的话...."紫色瞳孔于此话说出的一瞬暗淡,瞟了眼那位可怜的青年,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兄弟们将询问的工作交给自己但他们说人是死是活都没关系...这不是挺好的吗,反正自己也对这样的事感兴趣至少无需去管那些负责的事,看着眼前人身子发颤,腕上钟表秒针已过了一半,拿起枪械对准他想着大概也不会说了吧,对方似乎感受到了威胁立即说出了那份绝对机密的信息,欸~这不是能说的吗,暗自窃喜情报的一次性获得将其身上锁链解开,看着其慌乱跑走指腹施力抬起手中枪支扣动扳机目睹人倒在地面勾起嘴角"...反正回去也只是个组织的叛徒吧"

无题瞎码

#大概就是兄弟们都是幻想出来的

太空中的色彩会是怎么样呢!
无论是温柔的蓝色亦或是温暖的红色
绝对包含着一切美好色彩吧
无论是充满希望的金色星球亦或是我们所居住的星球
一切都是宇宙的产物
就连你和我也是
这么想来还真是幸运呢
居住在地球的你和我
你眼中的是我而我眼中的是你
将世界包含
哼~不愧是my better brother呢
合上手中书本听着耳机中传来的轻快音乐不由令人心情愉悦,微眯起眼眸打开书中空白的一页
"那么接下来的故事又是如何呢"
"啊啊,颜料撒出来了..."
看着各色颜色交错流淌,随手扶起倒下的颜料盒
"喷射的colour吗"
"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笔尖顺着颜料轻轻滑动看着逐渐融合的色彩
热情的红色,能够将失落化解,解决了那份孤独
温柔的蓝色,说起来妈妈之前说过要当个温柔的人
冷静的绿色,看起来很严谨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吧
在色彩的一旁写上虚拟的名字低眸看向被遗忘的蓝色色彩
"阿抱歉忘记了你呢"
稍稍思考了半响再其旁边写上自己的名字——松野空松
"这样就完美了呢"
"对吧,brother们"
自己的声音回想于安静的屋内,独留空松一人看着手中绘本笑着

#更像联戏的联文
#末松
#日常和老桑的联文
#顺手at老桑 @戴有红绿眼镜的老嗓子
"野球野球!"挥动手中球棒做出击球动作,站在原地看着球直直向天边飞去"..!!!"瞳孔转为猫瞳愣住"阿——又飞走了,算了回家吧!"
赶在夜色占领住天空前赶回了家"十四松回归!!"单臂举起跑入空无一人的卧室,摊平的床铺和隐约传来的洗浴声表明着这个屋子还有他人,当然十四松是不会在意的
"十四松选手报道!"做出敬礼的手势下一秒扑上柔软的被铺翻滚几下
移门被打开了
看着走进房间的人翻滚的动作停止
"十四松哥哥别闹了,我要生气了哦"
这个声音...是小椴!
迅速起身正坐看着人生气的样子眨了眨眼睛试着让对方消气,看着人平静下来的神情又展露了笑颜,抱起一边的枕头望向对方
"呐!totti"
"来扔枕头吧!"
"哈?!"
"十四松哥哥现在已经晚上了哦,该睡觉了"
瞳孔闪着期待的目光盯着对方,见人不答应有些失落
"totti不想玩吗"
"就玩一下下啦"
长袖垂落遮住自己嘴巴,瞪着猫瞳慌乱的邀请
"就一会儿哦?明天我还要上班"
同意了!
"耶!!!"
迅速转变态度,掌心施力将怀中枕头扔向对方,看着人下一秒倒在地面
"十四松哥哥好过分,我还没反应过来诶"
糟糕,好像太用力了
"呜哇,抱歉totti"凑到对方身边有些担心,稍稍思考了一下抬手揉揉他的脑袋"umm十四松给你揉揉,痛痛飞走吧!"
跑到离其最近的距离拍拍自己大腿,"坐过来吧totti"
轻轻揉着对方脑袋不敢将人再度弄疼,看着他舒适的样子逐渐闭上了眼眸"totti睡着了呐"
弯腰于人额头落下一吻
"晚安totti"

#速度松
#oso视角【choro视角去看老桑的文】
#渣注意
#与老桑的联文

“哟,看在今天哥哥我休息的份上要不要来听个故事?”
“那是发生在一位慵懒的国王大人和一位正经的执事的事”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十分要好的兄弟,他们几乎每天都在一起,作为对方的相捧也拥有能将后背交给对方的默契
但是有一天,那位兄长成为了一国之君而那位弟弟成为了国王身边的执事,似乎就是在那一天命运改变了,弟弟开始死守着规矩让自己变得正经,而作为国王的兄长讨厌那份正经,明明过去都无需在意身份高低互相称呼着对方的名字
“你的正经还真是令人讨厌阿,明明叫哥哥也可以的”
国王以手掌托着腮帮无意的抱怨,眼眸中映出了执事的身影
“那毕竟是我的身份,殿下”
执事没有在意国王的话语只是低头看着手中文件,不时用笔圈画着什么
那位粗心的国王没有意识到敌国的逐渐强大,终于有一日

王国破灭了

外面传来的跑向惊动了王宫,身旁出来逃命与惨叫或许也只剩下敌方的劣笑,几位英勇的壮士赶往前线抵抗,而陪伴在国王的身边的——只有那个身为弟弟的执事,抬手拦在眼前,催促着身后的兄长逃跑。
“快点逃”
“这里交给我吧,殿下”
作为兄长的国王当然不会这么抛弃弟弟,执事早已料到会这样,看着逐渐逼近的敌军一步步的后退,迅速转身顺势将国王推出了房间,国王不知道执事之后怎么样了,因为那时几乎一切都被战火吞噬
——————————————————
不知过了多久战争逐渐平息,新登王位的已是他人,原本的国王在人群中穿梭,他不知道该去那里,现在的他从最高统治者直直落下变成了最底层的neet,没有工作偶尔出门寻找顺便用仅剩的钱财解决下自己的食物
要说也是偶然,在一次巧合中他被黑手党的首领看中,那可是一位说话都带着痛感的boss
“哼~这可是命运的相遇呢”
他不想理睬这个奇怪的人,说起来为什么话中要穿插英语阿喂,压制下自己即将脱口的吐槽继续听着那名自称黑手党首领的人的发言
“你的名字是...?”
“那么欢迎加入组织”

总之就是这样他进入了黑手党,原国王加入了黑道,如果被人知道的话一定会疯狂传言的吧,嘛不过待在黑手党的他日子过得也挺舒适,至少不愁吃喝也是件好事。
这样的日子一连过了好几天,上面的任务传来说是要杀死组织中的卧底。
“卧底?”
虽然这已不是第一次参加任务杀人,但是对于组织中存在卧底这一说法还是第一次
“据说已经待了很久了,看来轮到我们的show time了”

窗边的男子一手在笔记本上飞快输入着另一只手拖着耳畔的耳机,显得正经又有些寂寞,那是一间空房间而里面又只有他与那位男子。
“...来做什么”
终于他开口了,至少作为兄长的他不会认错,那个正是自己分离许久的弟弟,也是....作为国王时的他的执事,上前走去试图拥抱,但突然响起的警报声中断了他的行动。
——卧底发现——
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boss以及持枪的几名成员
“杀了他”
“哈?”
“不开枪的话,可是会死的哦”
boss抬手指了指他的后面
顺势回头却对上眼前的枪口,他永远不会想到自己的弟弟居然会将枪口对准自己
“你....”
“这毕竟是我的身份”
男子打断了他的话语,低下眼眸平静的回答
“那么,再见吧”
有些慌乱的他举起手中枪支,或许下一秒自己将会被自己的亲生弟弟抹杀,但是在那之前....

那一刻双方同时扣动了扳机

突然的平静让他缓缓睁开双眼,眼前是自己的弟弟在血泊中倒下。

————————————————————
“有没有觉得这个故事很荒唐呢”
“嘛哥哥我也这么觉得啦”
“兄弟见面却将对方杀死什么的”
“.....简直太糟糕了”
“呐,对吧轻松”
落叶不知不觉的飘散在地面,小松跪坐在地面,眼前则是一块冰冷的墓碑
“对不起,轻松”

那一日,小松亲手将自己的弟弟杀死

轮回【01】

#oso视角

小松竭尽全力的奔跑,喘着粗气伸出手试图拉住眼前人的手臂,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好,随着澎的一声,水面上溅起的水花与起伏的波纹示意着事件的结局,低眸看着深不见底的水域用双手抱紧自己的脑袋
“又失败了阿”
“下一次,绝对会拯救你”

愤怒的平民杀死了残酷的国王,以及那个混入人群中的原暴君
号称魔女猎杀的团队烧死了可怜魔女与悄悄注视的恶龙
身为湖神的神明与罪恶的恶魔,最终湖神被上天处刑

一次次的轮回,双方作为不同的身份但又是不变的角色,相同的结局似乎有人特意谋划,将两人永远在bad end之中循环。

婴儿的哭声响起于空旷的室内
“恭喜是六胞胎”
“孩子们都很健康,太太也很努力呢”
“绝对会健康成长的...”

“什么阿...原来是梦”
“小松哥哥又梦到什么了吗”抬眸对上轻松有些担心的表情,呲牙笑了笑语气已经悠哉
“没什么,只是很久以前的事”

“小松哥哥....我喜欢你啊”
“呀抱歉哥哥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哦”
“是吗...抱歉”
见轻松垂下了脑袋,作为兄长也作为被对方所爱的对象不免有些心疼,似乎命运注定两人定会相爱,只是这次小松选择了拒绝。

“或许这样能够让你不再因为我死去了”
一个笨拙还会使其受伤的保护

大海

大海为何是蔚蓝,或许内涵着意想不到的人间万物,但是椴松认为,大海就像哥哥一样,单纯的一目了然却又无法探明
那个闪耀的发痛的兄长,墨镜下的眼眸中呈现的又将是谁的身影,说不定是一松,毕竟他们经常待在一起即使一松总是粗鲁相对,但偶尔也会面颊羞红的看着空松
椴松喜欢大海,原因就连其自己也不怎么清楚,说不定是大海的神秘吸引了自己,站在海边的礁石上俯视感受到海风扑上脸颊,平静的海面和缓缓涌向沙滩的波浪都令椴松愉快
深吸一口海上的空气随后吐出,视线望向海面,脑海中浮现着兄长的身影,抬手向海水,轻轻搅动感受着冰凉的温度,没有什么比此刻更美好的事了,至少椴松是这么认为的
毕竟,椴松喜欢大海。

速度松日常瞎写

当轻松找到了那位离家的兄长时,小松坐在木栏上似乎在等待亦或是在思考,望着茜红染上了天空一角,回眸看见出现在视野中的轻松,小松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却夹杂着些许无奈,双臂背在脑后装作一副悠哉的样子
“轻松....和我在一起的日子,你幸福吗”
轻松听见兄长的话微楞,又连忙答复
“当然,非常的幸福”
“是吗,哥哥我也非常幸福哦...”
“我爱你,轻松”
在轻松试图用双手握住眼前兄长的手掌时却被那横栏住的栅栏挡住,风悄悄的吹过,吹起的沙尘模糊了眼眸,待眼前清楚之时,眼前已空无一人

速度松小剧场04

小松眼前的轻松羞涩的看向自己,身上的水手服将其白质的腿部露出,正当小松要伸手抚摸上去时听见有人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小松哥哥!喂!笨蛋长男!”
睁开眼眸有些刺眼的日光从窗外射入,小松呆呆的坐在床上努力适应着早晨的光线,想到自己好不容易能看见轻松害羞的模样还是有些不爽,抬眸与轻松的目光相对,小松嘟起腮帮“明明哥哥我马上就要摸到轻松松了阿!!”下一秒,被极速飞向自己的枕头正中脸部“什么叫马上就能摸到了阿,你在做什么梦阿变态长男”在小松被枕头砸中的一刻,错过了轻松红着脸看向他的样子,嘛相信作为长男大人的小松靠着脑补也能脑补出来的吧

速度松小剧场03【怎么感觉自己越写越渣】

深夜降临,朦胧的黑夜带来一丝寂静,小松和轻松盘腿坐在电视边,趁着兄弟们醺酒尚未回家的空闲,小松打开电视摁下了遥控机按钮,恶作剧般将电视节目调到恐怖片“你不会害怕的躲到被子里不出来吧”小松转过头看向轻松语气中带有几分调侃,轻松皱了皱眉头立即开口反驳“怎么可能”“也是啦,轻松松那么老妈子怎么可能怕鬼呢”“谁是老妈子阿!”几声尖叫停止了两人的争闹,眼前机械中播放着主角逃离鬼怪的场面,轻松不由得绷紧了神经,脸旁似乎还出现了一滴冷汗,【看来完全进入状态了阿】一旁的小松看着轻松的样子有些窃喜,故意压低声音“哇”的一声像是小孩子恶作剧那样,成功的将轻松吓得猛颤了一下身子,最后当然是某只长男被某只三男揍了一顿,可喜可贺,可口可乐。【好像在哪写过这句话】

速度松小剧场02

“....我说,为什么你也要跟过来阿”推着购物车的轻松看向随意跟来的兄长,似乎觉得麻烦但没有将其赶走,况且把他赶走或许回家之后自己的钱包又要遭遇不测
“没事啦没事啦,哥哥我不会往你的车里塞小黄书的”双臂背在脑后的小松一副悠哉的样子跟在轻松身后
“没有在说这个...”无奈兄长的关注点暗骂了几句后就任由小松跟着,如果一直在意他会一直拖到晚上吧...

“...拿着”轻松随手将付完钱的购物袋递到小松手上,顺手接过购物袋小松笑嘻嘻的走在一旁,无视性别的话或许真的会被人当做是情侣吧,嘛反正小松是不会在意的,轻松的话...大概会红着脸反驳吧。